中文版   ENGLISH   Japanese   Korean   怀旧版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夹   
辽海简介辽海著作经典案例案例点评专业部门法院裁判招贤纳士法苑论坛新近动态BOT 服务WTO 知识招 投 标
法律文书法律法规知识产权政府采购网站新闻金融保险证券期货商标代理媒体侵权企业并购房 地 产反 倾 销
经典案例
 
媒体侵权
 
知识产权
 
民商事务
 
行政诉讼
 
焦点案例
 
政府采购

友情链接
   中国体改研究会
   法制日报
   中国经济时报
   中国财经报
   中国政府采购网
   军队物资采购网
   中央政府采购网
   中国证券报
   中国贸促会
   中国民商网
   中国期货网
   中国法院网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国公安部
   >> 更多友情链接
首页 ->> 经典案例 ->> 媒体侵权
 
沙驼之变:民营企业与公权力的对决 
沙驼之变:民营企业与公权力的对决
作者:赵洪丽
2012年两会期间,民营企业如何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持成为讨论的焦点。推动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一直是政府长久以来宣传的政策,但是在实施过程中,总是受到许多问题的困扰。比如,国有企业如何以身作则为民营企业保驾护航?政府在民营企业的发展中如何扮演好引导人的角色?民营企业在权利受损时如何为自己寻求法律的庇护?法院如何在公权力介入时保持司法的独立性?
陕西省榆林市氮肥厂(以下简称氮肥厂)、榆林市氮肥厂综合分厂(以下简称综合分厂)与榆林市沙驼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驼公司)多年的纠纷正是对这些问题的折现,也是对这些问题的思索。
作为沙驼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以及榆林市曾经的人大代表,史玉华一直在探索民营企业的发展之路。沙驼公司被国有企业氮肥厂非法占有后,他就走上了维权的道路。五年的政府求助,五年的司法救济,都无法改变沙驼公司被国有的事实。如今,案件已经进入终审阶段,等待史玉华的将是最高法院的最终判决。
   这最后的一纸判决书具有深刻的意义,它决定了民营企业是否能够突破身份瓶颈的限制,与国有企业站在同等的法律边界上,它也决定了政府如何行使公权力,在对待弱小时不再欺压侍强,而是以人民公仆的身份为人民谋福利。无论从史玉华还是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一次影响深远的判决。
   不管最后的判决对谁有利,都该引起人们的思考,如何处理政府和民营企业的关系?如何为民营企业保驾护航?如何捍卫民营企业正当权利?让我们借沙驼和氮肥厂之争,来反思这些问题。
沙驼公司无端被侵占
    榆林市沙驼公司前身为榆林市工商贸种养殖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系由史玉华、王森林等自然人股东在1997年发起筹建,于1998年9月24日正式成立,实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于2000年4月经过当地工商部门变更登记为榆林市沙驼有限公司,属于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股份制民营企业。
    沙驼公司诞生后,历时五年,由于经营管理有方,成为了当时陕西全省知名、享誉陕北的农业高科技企业,公司所在地也成了榆林市两种苗木、家禽畜牧等繁育示范基地,曾经栽培、种植大面积的农产品和畜牧产品,受到各级政府有关领导的高度赞扬和多次表彰,以及新华社、陕西日报、榆林日报等多家媒体的相继报道,是榆林市葡萄、蔬菜产业发展的龙头企业之一。
正当企业蒸蒸日上时,厄运也随之而来。2003年,史玉华因车祸住院。7月8日,趁着公司最强劲的领导人不在,氮肥厂伙同综合分厂在没有任何政府批文的情况下,强行入主沙驼公司,声称沙驼公司是国有企业,并以经营不善为由,赶走了沙驼公司的原班管理人员,换掉沙驼公司的牌子,改为氮肥厂金鸡滩农场,并变卖了六七百万元公司财产。
就这样,一个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民营企业无端被“国有”了。
维权之难 难于上青天
    如果说沙驼公司的非法被侵占表明了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恶劣,那么史玉华等人长达十年的维权道路显示了民营企业维权的艰难。
    在沙驼公司被侵占开始,股民们就联合上书控诉氮肥厂的暴行,但是相关部门并不受理。国有企业就像国家的孩子,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即便沙驼公司是曾经被政府视为典范的民营企业,但是一旦涉及到利益和权力问题,他们也还是翻脸不认人。
    史玉华出院后,氮肥厂因心虚,也曾问过史玉华是否有接管沙驼公司的意愿,但当时的沙驼公司的许多资产已经被氮肥厂倒卖一空。
    看着一手创办的企业变得残破不堪,史玉华断然拒绝了氮肥厂的提议,他并不想做任人宰割的羔羊!这又不是在没落的清王朝,百姓被外国列强欺压没有申诉之地,这是在新时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他相信政府以及法律会给自己和沙驼公司的所有股民一个公道。
    没想到原本非常简单的侵权事件,变得如此错综复杂。长达十年的维权道路,让史玉华心力憔悴。
2008年9月,沙驼公司一纸诉状将氮肥厂和综合分厂告上法院,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却以沙驼公司资产存在争议为由,做出沙驼公司败诉的判决。
2009年12月,在民事二审中,氮肥厂突然拿出了三个所谓的新证据:榆林市国资委委托无资质的时代会计公司对沙驼公司所做的产权界定报告;氮肥厂伪造的土地证书以及榆林市工商局榆阳分局做出的撤销沙驼公司登记的行政处罚书,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充分查证的情况下就否定了沙驼公司的证据,对对方的虚假证明进行采信,就这样,民事二审也败诉了。
司法救济行不通,史玉华开始走行政救济。五年来,他走过了很多地方,榆林市人民政府、榆林市石化局、陕西省财政厅、陕西省监督局、陕西省国资委,但是竟然没有一个部门能够主持公道,他们都摆出一副事不关己人人挂起的架势,将史玉华这个烫手的山芋扔来扔去。万般不得已下,2010年1月11日,沙驼公司向榆林市榆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将榆林市国资委告上法庭,但是法院引用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规定》第六十三条第一项,对沙驼公司的起诉裁定不予受理。
当所有的道路都走不通时,史玉华欲哭无泪。他急需找个人控诉,所以当面对记者时,他的心情非常激动,恨不得把他所有的委屈都用几句脏话发泄出来,虽然他也明白这解决不了问题。
赢了还是输了?
仅仅靠氮肥厂之力是不可能把简单的案件变得这么复杂的。从表面上看,是国有企业对民营企业的欺压,但从案件的整个过程来看,是整个社会的公权力对无权的老百姓的压榨。
从其中的某个细节就可以看出端倪。2009年,氮肥厂为了得到榆神高速建设办公室给沙驼公司的520万元补偿金,给市国土资源局榆阳分局写了一份承诺书。具体内容如下:
“根据市政府会议纪要<2009年9月25日第48次>榆阳区法院判书<2008>榆民一初第800号、榆阳市中院二审判书<2009>榆中法民一终审第184号原沙驼公司榆神高速公路拆迁补偿费为榆林市氮肥厂。按市政府纪要要求,与国土榆阳分局无关,不承担任何责任。”
落款为时间为2009年12月6日,但是榆阳市中级法院所做的二审判决书<2009>榆中法民一终审第184号文件却是在2009年12月21号,氮肥厂在写承诺书的时候又是如何知道榆林市中级法院还未公布的判决书的内容的呢?这不得不令人生疑。
在维权的过程中,史玉华见惯了世间的丑恶:氮肥厂蓄意谋私,公然与国资委相互勾结,私刻公司印章,把侵权行为合法化;榆林市国资委不了解经过就径直委托无资质的会计所对沙驼公司进行资产界定;工商局更是徇私舞弊,对整个真想不予核实,就作出撤销沙驼公司营业执照的决定,而本该主持公道的司法机关,在其位不谋其政,对沙驼公司的证据视而不见,反而听从氮肥厂漏洞百出的说辞。
面对不公平的待遇,年近不惑的史玉华义愤难平,就算是创业时面对无处贷款求助无门也不曾像现在这般绝望过,比起被侵夺的亿万资产,他更在乎的是国家能否还他一个公道。相对于弱小的史玉华,公权力明显是占了上风,但是相对于千千万万的老百姓,公权力又真的胜利了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当百姓对政府对整个国家失望的时候,国家还能够生存吗?也许对氮肥厂来说,它赢了,沙驼公司输了,但是对于整个国家来说,它赢了还是输了?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方舟苑6号楼1502号邮编:100102
电话总机:(010) 82002863 82002509
电子信箱:13901305386@139.com liaohaigu@hotmail.com
北京辽海律师事务所 © 2022 - 2023 版权所有京ICP备17054756号-1